人们大多了解,清末民初出奇人,这正好契合了“乱世出英难”的老话。这其中的“奇人”之中,戴季陶应当名列前茅。为什么他能居此“高位”呢?不仅仅他有才,而且还因为他胆肥敢骂。为了反对以袁世凯为首的北洋政府向四国银行团借款,老戴于1912年5月20日在上海《民权报》上发表短论《杀》:“熊希龄卖国,杀!唐绍仪愚民,杀!袁世凯专横,杀!章炳麟专权,杀!”全文只有24个字,却出现了4个“杀”字,真是杀气腾腾!

但是,就是这样一个“杀神附体”的大才子,却有个让人闻之生笑的弱点,那就是怕老婆。作为文人的戴季陶,其实也是有一肚子浪漫情怀的,但是,因为老婆钮有恒的缘故,几十年来竟不敢纳妾,这在当时传为笑谈。

俗话说,管得了人,管不了心。作为风流才子的戴季陶,其风流韵事并不比另一位才子郭沫若少。这一切都源于他的日本留学之旅。1905年,14岁的戴季陶赴日本留学,在日本大学读法科,并在那里与老蒋结识,两人成了朋友。后来,戴成了将的“文胆”,蒋也也戴奋不顾身地挡了一回枪。这又是怎么回事呢?

原来,1910年,戴季陶从日本留学归来,在苏州认识了苏州知府的好友钮耕孙,相谈甚欢,钮耕孙看好这位年青人,将侄女钮有恒介绍给他认识。两人一见倾心,当即订婚,此时戴季陶19岁,钮有恒24岁,1911年两人在上海成婚。钮有恒出身湖州世家,胆识出众,敢说敢干。戴季陶对她敬畏有加,称她“姐姐”。钮有恒婚后对戴季陶管束甚严,在当时被称为“河东三狮”之一。

后来,戴季陶主笔的《天铎报》被清廷查封,戴季陶只身出逃日本。在日本,戴季陶邂逅了受雇于''黑龙社''的津渊美智子,两人很快同居。后来津渊美智子有了身孕,于1916年10月6日产下一个男孩。

戴季陶回国后,津渊美智子带着儿子,远涉重洋,来到上海寻找儿子的生身父亲。家有悍妻,戴季陶吓得没敢露面,据说,还是老蒋向他伸出了援手,收养了那个孩子——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二公子纬*国。

再后来,为了管理在湖州、长兴新置的田地房产,钮有恒经常呆在湖州潜园。她将自已的外甥女赵文淑送到上海渔阳里旧居,以便照顾戴季陶的衣食住行,她将自已的外甥女赵文淑送到上海渔阳里旧。

孤男寡女长期同居一室,岂有不出事之理。钮有恒不久就觉察了此事,但并未大吵大闹,而是默认了他们这种关系,三方平安共处,直至1942年9月钮有恒突发脑溢血去世。

他任第一任考试院院长长达20年,也是历史上最年轻的五院院长(就任时年仅37岁)。1948年6月改任国史馆馆长。1949年2月11日于广州东园招待所,服安眠药自杀。

首页其它